冬日向阳取暖记
2019-12-02 16:51 来源: 毕节日报 作者: 杨泽文
毕节发布
看见毕节
掌上毕节
打印

冬景 (郑林华 摄)

在我的经验中,向阳取暖最好的地方还是在乡下。而乡下最好向阳取暖的地方则是在草坪上和草垛下。

我的童年时代,草坪和草垛是我最迷恋的地方,也是我向阳取暖最多的地方。在缺少保暖衣服的岁月,年少的我总是喜欢在冬春日子放牧,为的是能在山地牧场的草坪上或仰或卧地向阳取暖。周围是自由随意啃吃着枯黄冬草的牛羊,还有时飞时跳忙着觅食的鸟群。这当然是一幅优美的自然图景,可惜缺少能够绘画的目击者。而在暖暖的阳光照射下,我常常会不知不觉地进入甜美的梦乡。一旦醒来后周身便有了少有的力气,于是也就有了在牧场奔跑的欲望,游走得再远的牛羊,很快就被我一个不少地收拢归齐。接下来在草坪上继续仰躺着向阳取暖,只是再也没有了睡意,于是转而仰望蓝天和蓝天上飘移的洁白云朵。

在田野里的草垛下向阳取暖,虽然给人的机会并不多,但却是最有诱惑力的。我早年在乡村小学读书时,由于家离学校太远,中午饭自然无法回家吃,只能吃早上带来的冷饭或干粮。每到冬天,学校四周的稻田里,零零星星地堆放着不高不矮的稻草垛。每天草草吃完自带的午饭后,抬头看到正被温暖阳光照射的那些干草垛时,双脚就禁不住往田野里走,然后在某一个草垛下,抽几把金黄色稻草垫在身下,随意地靠着草垛向阳取暖,以致在干稻草散发出的特有气息中进入甜美梦乡。醒来之后,要么拿出课本温习功课,要么拿出作业本放到双膝上做作业,更多的时候则是翻看连环画或是阅读难得的小说。记得《战斗的青春》《大刀记》《苦菜花》《林海雪原》《剑》等长篇小说,我几乎都是靠着草垛向阳取暖中读完的。以至于多年之后,每当想起这些久违的长篇小说时,眼前就随之闪现出金黄色的乡间稻草垛。

要说向阳取暖,还有两个不错的地方就是墙根和阳台。这也是城里常见向阳取暖的好场景。记得在整个学生时代,我和许多同学一样,每到冬春时节都喜欢在校园里的墙根或站或蹲地向阳取暖,一边面朝阳光一边聊着话语,那简直是一种享受。记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在一所县城中学读高中时,冬天下课铃声一响,同学们就从教室蜂拥而出,纷纷跑向白色墙根背靠墙壁一排排地向阳取暖,那景致如今回想起来都让人少不了动容。那是许多同学穿不起保暖衣服的年代,到墙根向阳取暖,可以及时获得一点温热,然后有勇气再走进寒冷的教室里上课。多年后的今天,我生活在一座冬春寒冷的城市里,时常看见有人在墙根坦然地向阳取暖时,总是心生羡慕,乃至产生也想去墙根同他们一起向阳取暖聊聊话语的欲望,只是一方面常有事务缠身,一方面是自己终于有了在阳台上向阳取暖的良好条件。然而,在阳台上向阳取暖虽然无人打扰,但高楼的阳台几乎都是玻璃封闭式,透过玻璃而来的阳光已非真正的自然阳光,这样的向阳取暖也就只有为了取得些微的暖意而已。

在乡间,有“冬阳贵如金,春阳贵如银”之说,因此人们在冬春劳作之余,男女老少都尽可能地向阳取暖。尤其是乡村那些患有过敏性鼻炎、风湿性关节炎和支气管哮喘的病人,在冬春经过常向阳取暖之后,你会发现他们的病情会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。自从进入城里生活后,我曾在一个居民小区常住多年,见楼下开诊所的一位老医生时常在门口的躺椅上向阳取暖。与其闲聊时他告诉我:向阳取暖能够帮助人体获得维生素D,还能够增强人体的免疫功能。阳光在调节人体生命节律以及心理方面也有一定的作用,阳光中的紫外线还可以刺激骨髓制造红细胞,提高造血功能,防止贫血。至于最适合向阳取暖的时间是早晨6点到10点,下午是4点到5点。这两段时间紫外线中的A光束成分较多,是储备体内“阳光维生素”即维生素D的大好时间。

我不懂医学,当然不知道老医生的话是否有那么多医学道理,但我知道冬春时节向阳取暖,可以让身心得到安逸和舒畅。而安逸与舒畅的身心,用金钱是买不到的。

责任编辑: 胡秀娥